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大棋手(1 / 1)

作品:《灵境行者

「往事无痕」暗影双子之一,居然是他?居然会是他艹艹艹,信息量太大了,容我缓缓张元清脑海千头万绪,念头爆炸。

这个消息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冲击,以至于脑子乱糟糟,丧失思考能力。

他木然呆立许久,才逐一梳理好脑海里混乱的念头:

暗影双子最后一位身份神秘,神出鬼没,从未被外人得知,身份容貌知道的人甚微,又是邪恶职业,完美符合幻术师特性。

无痕大师,早年以杀赎罪,专门狩猎邪恶职业,理念上和逍遥组织契合。无痕大师很多年前就是巅峰主宰,等级方面也吻合。不过无痕大师在圣者阶段好像很出名,根据官方资料库里记载,那是近三十年大师的年纪明显比其他三人大一轮,怎么会和这些小屁孩混在一起,不,应该说正因为逍遥组织的这种救世理念,才会吸引无痕大师。

口号无所谓,信仰契合就可以契合。

原来无痕大师那么痛苦,真相是源于当初的诅咒。

张元清深吸一口气,更多问题在脑海里形成。

「狗长老知不知道无痕大师是暗影双子的身份?无痕大师知不知道张天师的真实身份?无痕大师知不知道我的身份?

这些问题又衍生出一个新的疑惑,不对,是衍生出一个致命的问题——灵拓知不知道张天师的真实身份。

一念及此,张元清失声道「等等,我还有一个问题。」

本欲离开的小兔子再次停了下来,投来不悦的眼神。

「你婆妈和烦人想必是遗传了母亲。」

嘲讽归嘲讽,别带上我妈啊,张元清问道

「逍遥三子知不知道张天师的真实身份?狗长老知不知道往事无痕是逍遥四子之一?」

小兔子歪着脑袋,思考几秒,说道「我刚才说了,我答应过他,不把他的名字告诉任何人。除了你,我未与人说过‘往事无痕,是逍遥组织的人。」

「小狗知不知道,我不清楚,反正我没告诉他。他和张子真有交情,剩下三人却没有往来,理当是不知的。」

「逍遥四子中,楚尚和灵拓是世家子弟,灵境id指向性很明确,所以他们的身世无从隐瞒,但他们应该不知道子真的家世背景。张子真是个谨慎的人,不会把自己的身份随便泄露出去。」

张元清一边点头,一边说道:「那狗长老怎么知道我爸家庭背景的。」

「那也不是子动泄露的,这就是他和小狗的故事了,你可以自己去问问,狗长老要么是张子真的引路人,就像什长对我,要么两人有非常深厚的情谊,就像我和老大的那种关系。」张元清松了口气。

想来也是,如果灵拓知道父亲叫张子真,自己不可能顺顺利利的长大,如果张子真身份泄露给了灵拓,楚家灭门案后,他就应该带着宫主和陈淑隐藏起来

这么看,无痕大师并不知道我身份,也对啊,大师虽然救过我帮过我,但更多是因为我对他们团队有恩情,同时理解他的理念,实则没有太过偏爱我。

三天后就是无痕大师讲经的日子,我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跟他摊牌,打听当年的往事?

张元清只犹豫了一秒,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,希望器灵能给出意见。

「我无法给出意见。」小兔子声音清冽:「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支付代价,这个支付代价的人是你,如果我给出了意见,一旦你出事,那么付出代价的人就变成了我俩,我不想将来子真见到我,埋怨我害死他子嗣。」说完,蹦蹦跳跳离去。

张元清取出手机,给止杀宫主发送信息:「见一面,老地方。」

园区深处

,僻静的宠物馆。狗长老蹲坐在桌前低头盯着身前的手机,手机屏幕显示正在通话中,通话的人是傅清阳

「当年是你报备了张天师的死亡,可为什么昨天见到冒牌货,你义无反顾的就出去了,是不是在你心里,他还活着。」

「张子真当年把动物园交给我,他曾交代过,如果三年内没有回来,那他应该就是回归灵境了。」

「原来是这样,但既然灵拓能依靠母神子宫复活,为什么张天师和楚尚没有复活呢。」

「有没有可能,复活了,但最后还是死了?」

「狗长老言之有理,我还有一个问题,您和张天师是什么关系,他把动物园这件规则类道具托付给您,想来关系不一般吧,而那我在资料库里查了您的档案」

「傅青阳,有什么话直说吧。」

「我想知道张天师的家庭背景,他年纪轻轻就成为巅峰主宰,这份基因,他的子嗣说不定也是夜游神。」

「也许吧,但就算是灵境世家的老祖宗回归灵境,太一门的门主,生出灵境行者的概率也很低,而那些年国家在搞计划生育,提倡独生子女,一胎生出灵境行者的概率恐怕有点低。

对话听起来就像闲聊,实则机锋处处,暗流汹涌。

「相比起这些陈年往事,我看完档案后,倒是更好奇南派的那两名虚无者(心魔)去了哪里了」

狗长老说道。

「如今可以肯定,暗夜玫瑰和兵主教一共出动四位主宰,而当时鬼城尚未复苏,这样的战力,显然不可能击杀南派几位长老。

「但事实是南派几位长老,到一半就走了。」

傅青阳说道「当时纯阳掌教并不在场,埋伏计划失败,南派的人趁机退走可以理解,还能借机坑杀我们。」

狗长老想了想,道「我和南派那群家伙打交道多年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元始天尊不是与南派的那名掌梦使相只吗,让他问问。」

「出来了!」

梦境世界。十六根粗壮的石柱撑起大殿穹顶,猩红地毯从殿门开始延伸,尽是一座黄金宝座。

一尊六米高的身影高居黄金宝座,披着斗篷,斗篷内是一团扭曲闪烁的乌光,象征着世间最污秽最混乱的情绪。

两道幻光于寂静大殿内,扭曲着化成两名身披斗篷的身影。

「你们回来了?」

黄金王座的身影发出不分男女,难辨老幼的声音。

「见过大长老。」两名斗篷人影躬身,左边那人说道:「埋伏计划失败,纯阳掌教并未出现,兵主教银月天王死于傅青阳剑下,傅青阳的战力可对抗八级,我们建议提高他在猎杀榜的名次。」

「战力可对抗八级」大长老低声自语,声音宏大缥缈「与元始天尊一样,转职后势头依旧强盛,未来将成心腹大患。」

判断一个人潜力大不大,就看他转职后的表现。很多超凡境的天才,在成为圣者后将沦为平庸。很多圣者阶段的精英,在成为主宰后,就变得中规中矩。

因此,能晋升巅峰主宰的,都是天才中的天才,妖孽中的妖孽。

目前官方有两位在专职后,势头依旧猛烈的人物元始天尊和傅青阳。

前者主宰可期,后者恐怕有实力晋升巅峰主宰,甚至位列十老。

左边那人继续道「暗夜玫瑰猎杀三位官方长老行动失败,我等今日打探到,元帅及时赶到,把他们从鬼城带了出来。」

「那位的布局失败了?这倒是罕见。」大长老缓声道。

「不,倒也不算失败,」右边那位长老开口,道「交手

期间,暗夜玫瑰的三长老寻到了我俩藏匿的位置,他递来一个信息。」

停顿一下,这位长老继续道「暗夜玫瑰的那位首领,想与教主对话。」

「与教主对话?」大长老语气倏然加重,

「暗夜玫瑰的理由是什么。」

「他说,成半神的契机。」右边的长老说道「如果教主愿意见它,七日后,送一份连接梦境的道具到杭城三龙酒店,206号房间。」

平静的大殿忽然抖动起来,大长老兜帽底下的乌光骤放光明。

邪恶职业没有半神阶段,所谓成半神的契机,指的是获得半神级力量的渠道。

左边那位长老补充道

「我俩事后分析,这应该是暗夜玫瑰主动上钩的目的之一,那位首领想借这次战斗,与教主取得联系。

「我俩走后,暗夜玫瑰的大护法才复苏鬼城,不然我俩肯定出不去,就不算死在鬼城,也会被元帅清理。」

大长老沉默很久,男女难辨的声线回荡于殿内,「三大自由组织中,只有兵主教的修罗多次获得那种力量,我们虚无教派和灵能会的两位会长,只获得过一次机缘。如果教主能再得到一次机缘,虚无教派就再没南派和北派了,我会告知他的,你们做得不错。」

康阳区治安署,咖啡馆。

张元清坐在干净整洁的落地窗前,望着灯光通明的治安署发呆。

说起来,有一阵子没见什长了,虽然空闲时网上冲浪,经过听什长满口「不够优雅」、「优雅永不过时」,但毕竟没有亲耳恭听,偶尔还是会想念。

圆桌的对面,戴着银色半脸面具的宫主陷入了漫长的沉默。

在张元清告诉她,灵拓就是暗夜玫瑰首领后,她仿佛自闭了。

灭门仇人是父亲生前的好兄弟,搁谁都受不了。

张元清抿一口咖啡,觉得不够甜,又加了一勺糖,轻轻搅拌。

「巴拿马的水洗瑰夏,咖啡豆里的极品,一年就产十公斤,哪有你这么加糖的?」宫主鼓了鼓腮,没好气道。

我还是觉得快乐水更好喝张元清笑道「回神了?今天找你来,还有一件事,你知道暗影双子另外一人是谁吗。」

宫主摇头。

「是往事无痕,我认识的那位无痕大师。」

说完,张元清拇指指肚摩挲着斥候职业的白金扳指,死死盯着止杀宫主的眼睛。

他从中看到了惊愕、恍然等情绪,不像是伪装。

戒指是他从白虎卫的帮派仓库里的借来的,傅青阳总有数不清的、花里胡哨的道具。

「他倒是会藏,子真叔叔和我爸都死了,你说他为什么还活着,灵拓为什么没杀他?」宫主冷冷一笑「你说他和灵拓是不是一伙的。」

「不要带情绪,无痕大师是好人,我对他的品性有信心。」张元清开门见山「后天是他讲法的日子,我想和他摊牌。」

见宫主姐姐目光变得锐利,他忙补充道「当然,我会事先和表姐报备的。」

「表姐?」面具底下的眸子愣了愣,「你哪来的表姐。」

「关雅的表姐,当然就是我的表姐。」张元清指了指头顶,「白虎兵众的元帅,如果我真出了意外,表姐和表弟会替我报仇的。」

「哦,表弟是傅青阳是吧。」她撇撇嘴。

张元清一口喝完咖啡,轻声道「弄清楚了当年的事,第一时间告诉你。」

宫主捏着银色小勺,轻轻搅拌咖啡,「你早就打定主意了,我反对也没用,那就试试呗。」

他扬起手,啪的打一个响指,化作星光消散。

止杀宫主看着空荡荡的座位,嘀咕道「好的不学学坏的。」

次日,晚上九点。

张元清双臂撑着床铺,脊背大汗淋漓,正一次次的向关雅展示着腰背肌肉的持久力和爆发力,忽听耳边传来灵境提示音

【叮!亡者归来——东星酒店攻略完成,二十秒后成员回归,第二个灵境世界开启中,请稍后查看】